胶州网 > 游戏竞技 > X末日录 > 第六十四章 吞噬

第六十四章 吞噬

雾逐渐浓了,渐渐掩盖了被空天iii驱散的巨坑。在坑的边缘,半截脑袋和胸埋在泥土里的人的手突然抽动了一下,随即猛的在空中挥动了起来,如同一个溺水的人。挣扎中好不容易撑住了地面,将身体猛地从泥土里拔了出来。

他一把扯下了自己破烂的黑色蒙头面具,大口的呼吸了起来。看起来还有些扭曲的脖子正在缓缓的复原,他茫然的坐在地上。他那剃掉了半边头发的脑袋上镶嵌着一块微微变形的金属板,上面还插着两根细管在流动着猩红如血的液体。是王邦邦!可惜他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他最后的记忆是自己接到了行动组的指令,前往行动组地下实验室,然后躺在了手术台上。。。。

王邦邦的脑袋有些混乱,许多莫名的记忆朝他涌过来,那些血淋淋的场景和死亡的恐惧在他脑中盘桓,更有一个如同咒语一般的催眠声在他脑中盘旋。王邦邦捂着头,发出撕裂一般的嚎叫,在空旷的残骸坑中尤其渗人,他不停的用头撞向地面,好似撞击的痛苦能减轻他头颅之内混乱的刺痛,终于在撞击的疼痛和颅内的刺痛的双重刺激下,王邦邦眼睛一翻,又晕了过去。

当王邦邦再次被一阵剧烈的痛痒弄醒,天色已经暗沉,他努力睁开眼睛,寻找着让自己疼痛麻痒的源头。却看到了令他恐惧的一幕,一只软泥一样的东西正趴在他的身上包裹着它的下肢,蚕食他的躯体。他脚下的血肉正在飞速融化,化作猩红的血肉泥再和那堆血泥一样蠕动的东西融合在了一起。

王邦邦的脑中感受到了刺痛,随即又被麻痒所掩盖,他身体沉重,那团血泥正在分泌麻痹的液体让他浑身僵硬。王邦邦瞪大了眼,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随着血泥的包裹缓缓解体,神经末梢不断的传来了刺痛混合着麻痹让他感觉一切都在扭曲,如在梦中。

看着自己的躯体一点点的溶解,那种大恐怖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他徒劳的挣扎着,然而血泥无形,无论王邦邦如何挣扎,也只是将他越包裹越紧,最后血泥缓缓的流过脖子,盖住了王邦邦的脸庞,王邦邦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只是,在流动的血泥中,却有银色的光芒在缓缓流动,随着王邦邦躯体的解体,越来越多的银色的液体如同银色的花纹一般沿着神经束渐渐流向王邦邦的上班山,再流过脖子,而这些血泥试图溶解同化这些银白的时候,却如同血肉遇见了烧红的烙铁,遭到了反噬。几番尝试后,血泥不得不任由银色乱窜。

这些是王邦邦体内的纳米虫群,他们经过一番游荡后,本能的朝着王邦邦紧身的完好的地方——头部涌去,穿过头盖骨的缝隙,在王邦邦金属的头盖骨下,越来越多的纳米虫集中在了他的大脑外侧。如同顽强的士兵一样,疯狂的和渗透的血泥细胞厮杀着。无数的细胞碎片再重新增殖出来了新的纳米虫。终于,大量的纳米虫守住了王邦邦金属头盖骨下的右侧大脑。但也仅此而已了。王邦邦,化作了一滩血泥,在地上缓缓的蠕动着。王邦邦脑海中最后浮现出来的,是那个青丝长发的美丽身影,他残存的半张脸和嘴角蠕动着,似乎在呢喃那个名字:“青。。。”

中枢,特别行动组。正在进行徒手格斗练习的海青被迎面一拳击中了鼻子,鼻血顺着她漂亮的嘴唇流了下来。对面的彪悍女子是她这次的对手,似乎都不愿相信自己这一拳打中了海青。因为两个月以来,她还没赢过这个女人,每一次都是被她轻描淡写的几下打翻在地,而自己,却连对方一根手指头也碰不到。

这一次得手,让这个长相彪悍的女子找回了自信。正当她以为可以趁机得寸进尺的时候,只见海青迅速的握住了她的手掌,将她的手指头往上一掰,紧接着欺身上前,在她的肋下就是一肘,腾的彪悍女子往后一缩,海青趁机捏着她的头发往前一带,将其重重的砸在了地板上,底板承受着突然的撞击发出“咚”的大响。随即海青整个人压在她的后颈,双拳齐下,一拳一拳的砸在了彪悍女子的脸上,彪悍女子脸上如同开了个酱油铺,咸的,酸的,辣的泪水和血从歪过去的鼻子中涌了出来。彪悍女子吃痛,开始还扛着不吭声,只是海青可没有留手,下手极重的她没几下就让这个彪悍女子开始拍打擂台投降,海青这才放过了她,而海青的对手的脸,已经快被她打烂了。

海青走神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到心中的越来越烦闷和浮躁。训练结束后,她从自己的纳柜里抽出了一支5ml的源,朝着自己的后颈的注射口注射了进去。渐渐的,她嘴唇上的鼻血开始如同深入了皮肤一样,缓缓渗透到皮下消失,伴随着她用拇指矫正,有些歪曲的鼻梁和淤青也缓缓的矫正恢复了。她脱下了自己的搏击服,换上了一件宽松的外套,顶着一头如男人一样的短发。大摇大摆的走向了食堂。

特别行动组的生活是较为残酷的,今天也仅仅是难得的放松训练而已。随着海青在特别行动组待的时间逐渐变长,特别行动组也在不断的加入新人。那些人无一例外的都被安排到特别行动组的新人训练营。他们进营的第一课居然是带上面罩去做行刑人。据说那些被判了死刑的人,会拉来特动组,带上黑头套,或面对或背对他们并排站立。而这些特动组的女学员,要在他们面前,用“东星”手枪将他们一一枪决。

面对着眼前不足一米处的“死囚”,他们甚至都不用瞄准,抬手大致对准就能打死他们。看着远处的五个新人被要求在饭前枪决这些‘死囚’。海青面无表情的抽身继续的前往食堂,她记得自己枪决时的场景。她没有杀过人,顶多开枪打伤过人。而当她被后面的铁尉迟卡着脖子逼着开枪,她看着飞溅到她脸上的血液和脑浆的时候,她吐得昏天暗地的,差点连胆汁都吐了出来。后来她明白了,为啥要让新人们饭前去执行枪决。否则,他们将白吃一顿饭。

食堂是她这些日子以来唯一能见到王邦邦的地方,因为男女是分开训练的,不过进餐却是在同一个食堂。可是这几天,她却在食堂找不到王邦邦了。经历了青港的变故,他下属的背叛,那个被她当妹妹一样的女生的死亡,让海青原以为自己再不会相信任何人了。王邦邦的出现,这个傻气的电骡,原本与她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如果不是这场灾变,他们的世界恐怕永无交集。

可世上的事情就这么的巧妙,他们就是这样稀里糊涂的相遇了,而且那个唯唯诺诺的男人似乎从来没有防备过她,短暂的相处,却让她感觉到了无比的真诚。这让海青心底那一丝微弱的希望再拾起来。她不止一次的嘲笑自己,作为商业女王的傲娇,她本以为王邦邦找到的东西,能再让她在滨城东山再起,重回那个曾经的商业女王的高点。

然而,阴差阳错的,却是身不由己变成了一个整天打打杀杀的残酷训练的刽子手。她已经习惯性的来到食堂和王邦邦一起用餐,和王邦邦相处的短暂时光,让她至少还怀有一丝希望。

“已经十天了么?”没有人告诉他王邦邦去了哪里,她甚至暗自向着王邦邦的同期的几个人打听过,但最后得到的答案是,他们也不知道。看着食堂中如她如王邦邦一样眼神或恐惧或漠然的新人。海青默默地吃着每天重复的饭菜,营养很全面,谷物、脱水蔬菜、豆类、偶尔还有肉食,这些食物都是经过烹调。

比她在青港做淘金客的时候云泥之别,至少吃着这些食物,短暂的用餐时光让她恍然有种找回了秩序时代的感觉,如果不是餐厅外不远处时不时传来的枪声和呕吐声的话。

海青时常去回忆自己在做淘金客时候的事情,因为那段时期是她最没有安全感,过得最“刺激”的时间。岛青山一行,透支了她作为旧时代与人的最后的信任。可是,就在她觉得人与人之间不过如此。王邦邦却用他的傻气,让她重新燃起了被压在内心深处那最后一点微光。

就在海青嚼着食物发愣的时候,食堂的大门口匆匆的走进来一个穿着黑色制服帽檐压得低低的军人,他在门口略微停留,望向了这边。然后径直朝着正在海青旁边隔了一个位置正在吃饭的铁尉迟走了过去。

来人与铁尉迟耳语了几句,铁尉迟面色凝重,放下了手中的汤勺,起身跟着军人走出了食堂。海青略一迟疑,也放下食物跟了出去。无他,因为她从隐秘的耳语中听到了:“特一组。。。。失败。。全员失踪。”等短暂的语句。。。